【轉載】《河殇论》:必要的辩护

王单

《河殇论》——《河殇》争鸣录

三十年仅一见的奇观

就在中国电视迎接自己而立之年时,始则悄悄,继则轩然,一部标志自己而立之作的《河殇》在荧屏上出现了。

这是一个横看竖看都不怎么顺眼的“怪胎”。

有人欢呼。有人侧目。有人摇头。有人挑剔。更多的人在思素。

由于播出时间太晚,有位老画家让家人务必在《河殇》播出时将他叫醒。

呼和浩特市某条街上有名的几个“泼皮”,正在街上胡闹,突然其中一人喊了声:“《河殇》开演啦!”于是做鸟兽散,跑步回家看电视。

《人民日报》、《光明日报》、《文汇报》、《经济日报》、《中国青年报》、《国际商报》、《北京青年报》不厌重复,纷纷刊载《河殇》解说词。

《河殇》摄制组及作者收到上千封热情洋溢的观众来信,表达的只是三个愿望:深深感谢;索要解说词;请求重播。

一位十五岁参加革命的老八路说,《河殇》让她冷静地思考自己一生做对了什么,做错了什么,后人将如何评价她们这一代人。

一位因病待业在家的矿工的儿子说他虽然弄不懂《河殇》所说的那些关于文化与历史的道理,但《河殇》使他灰色的心震醒了,他要联络几个待业青年干些有益于社会的事情。

一位观众说他已办好一切出国手续,然而正值此时他看到了《河殇》,他突然觉得他必须重新选择。

上海、北京的高级知识分子们或座谈或撰文,对过去不屑一顾的电视表现出空前的热情——这都是因为《河殇》。

一位老太太来到国际电视服务公司购买一套《河殇》录像带,说是受居民委员会的委托。

武汉市从7月20日至8月20日,组织了以《河殇》为主题的暑期夏令营。全市青少年开展了以《河殇》为内容的演讲与征文比赛。

Continue reading